順豐
調解>>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實施“調前先普”“邊調邊普”
讓調解現場成普法課堂
發佈時間:2020-08-12 10:23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一六六團八連專職人民調解員劉自富(右二)在現場調解矛盾糾紛的同時,開展相關法律知識普法宣傳。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潘從武

□ 法治日報通訊員 房佳偉  文/圖

“拉直拉直……匡某家損失一畝多。算下來,合計3.5畝,你倆對受損面積有意見沒?”

“沒意見。”

近日,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一六六團八連一麥田內,專職人民調解員劉自富正在調解一起因牛啃食麥田引發的損害賠償糾紛。

九連職工魏某僱哈某牧牛,6月12日,因看護不當,牛誤入八連職工匡某、趙某的麥田裏,啃食了大面積即將吐穗的小麥。為獲得賠償,兩人扣留了哈某的馬,揚言不賠15000元就不放馬。魏某無奈,次日到團人民調解委員會,請求調解。

“走,去地裏看看。”受理此案的劉自富一邊電話通知匡某、趙某二人,一邊往麥地走。

經現場查看,麥子抽穗處都被啃食,受損嚴重;測量損失面積共計3.5畝,雙方均認可。

確定了基本事實,劉自富先對魏某説:“根據我國法律規定,你的牛啃食了他們的小麥,你應依法承擔賠償責任。”轉頭對匡某、趙某説:“法律維護你們的合法權益,但具體賠多少錢,是基於事實算出來的,不能漫天要價。”

緊接着,劉自富蹲在地頭,給雙方算了一筆賬:依據2019年的麥子收成,畝產麥子500公斤,每公斤2元多,一畝多地的小麥價值不到2000元,3.5畝麥地的損失4000多元。

一聽到這個價錢,雙方都搖頭,魏某説:“太高了,每家最多賠1000元。”匡某和趙某也生氣:“太低了,滴灌帶也被牛踩壞了。”“這是基於事實得出的損失預估。如果你們不能各退一步,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前提是先自費進行司法鑑定,案後再承擔訴訟費。”劉自富説。

三個人想了想,覺得調解最划算,劉自富趁機給出賠償3400元的建議,一人1700元,得到雙方認可。魏某以微信支付的形式當場履行了調解義務,匡某和趙某則將馬歸還了哈某。

一次調解,魏某吸取了教訓:損害他人利益應依法賠償;匡某、趙某則明白了凡事依法為尺度,不可信口開河、漫天要價。圍觀職工紛紛給人民調解點贊:這樣的調解好,既解決了矛盾還學到了法律。

近年來,新疆兵團各級人民調解組織堅持將普法宣傳貫穿於調解全過程,創新實施“調前先普”“邊調邊普”模式,讓當事人在調解前、調解中瞭解對所涉矛盾的相關法律規定,做到胸中有法,心中有數。第八師一五〇團居民、年過六旬的林某正是在“調普相融”中解了心結。

4月15日,一五〇團居民王某駕駛已達報廢標準的拖拉機上路,與高某駕駛的無號牌摩托觸發生碰撞,致使高某死亡、兩車受損。根據交警部門鑑定,王某承擔主要責任,高某為次要責任。雙方進行民事賠償協商時,高某遺孀林某道聽途説,堅持索要近70萬元的賠償;王某稱高某已70歲高齡,也有過錯,難以接受高額賠償。

6月30日,受一五〇團人民調解委員會指派,郭有全調解此案。針對雙方存在的認識誤差,他決定“調前先普”。

“林阿姨,我理解您難過的心情。但根據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最高法《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交通事故中受害人死亡的,賠償數額不固定,這與受害人的年齡、家庭情況等有關係。”話音剛落,林某問:“依據法律我該拿多少錢?”

翻法律條文、拿計算機……5分鐘後,郭有全給出了由王某一次性賠償林某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撫慰金共計30萬元的建議。

“喪葬費按本地上一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以六個月總額計算”“死亡賠償金按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週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聽着郭有全逐一解釋法條,林某釋然了,同意此調解建議。

聽着郭有全給林某上法治課,王某既為自己的魯莽行為羞愧,又深感法律之嚴謹。雙方當場簽訂調解協議,林某為王某出具了刑事諒解書。

據《法治日報》記者瞭解,僅今年前6個月,新疆兵團各級調解組織共調解糾紛5719起,成功率97.55%。對基層普法工作者來説,這5719起調解糾紛現場,就是5719堂鮮活的法治教材。“調普相融”真正起到了“調解一案,上好一課,普法一片”的目的,讓羣眾受到更直觀、更生動、更鮮活的普法教育,產生了“1+1>2”的效果。


責任編輯:朱曄
8274630
相關新聞